记不清多久之前,看到一本书《发现母亲》,作者从母亲的角度对人类社会的一些核质问题进行了严肃而深入地思考,提出了一系列关乎整个人类命运的重大命题。从那时起,知道还有个母亲研究所,母亲还需要专门来研究。看了那本书后,有个朴素的理想化的目标:如果每个母亲是“好”的,这个社会的犯罪率会降低吧?


但什么是“好”呢,心理咨询中我发现,很多外人面前的“好人”,工作上的“模范”带给孩子的却是巨大的心理创伤,这也让我开始思考,如果把母亲当成一种职业,一个母亲该有什么样的职业素养呢?

曾经以为,我今生不会有做母亲的机会,所以一直没有机会对这个主题深入工作,幸运的是,我在44岁做了母亲。更幸运的是,我遇到了一群志同道合并愿意不断成长的妈妈们,我们一起建立了“TA妈妈讲师团”,开始了对这个主题的探索。


 

Ø 首先,我们利用TA理论里的自我状态对自己的养育风格进行了探索。


养育型父母自我,控制型父母自我,成人自我,自由型儿童自我,适应型儿童自我。这五个自我状态一起构成了我们的养育风格。看看我们是哪种风格的妈妈?

 

 

 


通过对养育风格的梳理,我们看到b每个妈妈的优势自我是什么,又有哪个自我受到限制无法表达。比如,现在控制型的妈妈越来越多,这个优势驾轻就熟,但咨询中的经验是,很多来访者背后会有一个强势控制妈妈的影子。比如说,自由型儿童自我其实是陪伴孩子中很重要的一个部分,很多妈妈却因为自身成长经历压抑了这个部分,导致养育过程充满了焦虑,少有快乐。


Ø 其次,我们观察了自己的安抚模式。每个人生来都需要安抚才能生存。但当我们对自己都不宽容的时候,我们怎么可能包容伴侣和孩子。“严于律己,宽以待人”在家庭里是完全不可能实现的。


我们发现,对于孩子,大部分妈妈小时候可以做到有条件或者无条件的正面安抚,对于伴侣就没那么宽容了,对于自己也是有很多要求和评判的。所以,孩子慢慢长大后,我们容易用对待自己和伴侣的方式来挑剔和指责孩子。完全忘了他刚出生的时候在我们眼里有多么完美!


Ø 接下来,我们对妈妈们的情绪进行了觉察,发现焦虑是最常见的,我们就引发妈妈们焦虑的常见问题进行了讨论,话题很有趣:

《从咸菜妈妈到棒棒糖妈妈》

《小小妈的身高焦虑》

《我们一起走过的“生长焦虑”》


每个父母养育孩子的过程,都是在保护与放飞之间寻找平衡,很多妈妈焦虑的是不知道度在哪里,付出少了,担心爱不够,付出多了,担心是束缚。


Ø 为此,我们安排了“代际传承”的主题,通过对自己成长过程的回溯,我们对这个尺度越来越清晰。

《爱与束缚》

《代际传承》

《发现你的家传神功》

《愿你此生自主》

《恩宠与勇气》

《愿我以爱成就你》

《在平凡的日子中前行》

《当你生气的时候, 你可以让别人知道》

 

更重要的是,每个妈妈在这个过程中梳理了自己的心理成长过程,那些未获得满足的期待,那些压抑的情绪,那些未曾释放的自己,在这个过程中,每个妈妈的焦虑在下降,对自我的认知越来越清晰,接纳度也越来越高,和孩子们也越来越亲密。

 

我看到,一个妈妈是应该终身学习的。不是学习某种技能,而是学习和“自己”相关的一些主题。不断增加自我认知度。学习会拓宽我们的视野,改变我们固有的“正确”观念,中国文化中强调的服从权威,二元论思维让人们对“对错”有了几乎偏执的坚持,甚至为了所谓的对错不顾孩子的感受。


愿越来越多的妈妈在学习中成长!

 

我与TA的故事 煎蛋(简单)TA 杜伯雄

上一篇:

下一篇:

我的团长我的团——TA妈妈讲师团总论

2019-07-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