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介绍
      1972年,作者在美国公立的“阳光学校”教导一批13-19岁具有各类问题的青少年。有的多次离家出走,有的因为拥有毒品被抓,有的在大街上酗酒,有的经常逃学或逃课,有的因为偷窃或人身侵犯被处以缓刑,有的是父母宣称孩子“完全不受自己控制管教”。我发现,其实所有这些青少年的感情都是受伤害的、痛苦的,他(她)们通常以愤怒、违抗、退缩、多疑、怨恨或严重的“厌烦无聊”行为方式,表达自己的受伤害和痛苦。我们的工作就是运用心理学技能,鼓励他(她)们遵规守法、不惹是非,在至多2年时间内,使他(她)们恢复正常学业、职业教育、参军或积极的社会活动参与。


      要实现这个目标,首先在个人对个人的心理行为水平上,和他(她)们建立发展积极情感联系,特别是运用TA的理论技术,这是和具有反抗心理行为的青少年及其父母一起有效工作的最重要工具。


二、TA的运用


      心理矫治专门学校的工作,包括以下8个方面。


      1. 给帮助者提供抚爱。抚慰是TA最重要的概念之一。和愤怒、强烈受伤害感受的人一起工作,是非常令人艰苦难熬和繁重操心的任务,自己的工作努力和进展不容易很快看到,难以从帮助对象的积极反应获得抚爱。因此,帮助者自身经常需要,互相运用肯定“我行”的鼓励言辞进行自我抚爱。

      2. 避免CP、不断启发A。避免从批评的父母自我状态CP的任何言行,杜绝任何专制独裁的行为方式,是TA的基本原则之一。我们需要做的一切,就是努力、尽量地开发和维护自己的成人自我状态A的功能,在对方拒绝或回避“应当做(说)的事”的时候,提供充分和不可回避的事实。这些孩子,在自己过去的生活中,已经反复听到各种各样的大量说教言辞,他(她)们一直花费大量心理能量反抗、对付这些CP的“应该”指令和“不许”的禁令。现在需要的是,把心理能量转移到A的对现实问题思考,才能发挥矫正作用。经常需要和这些学生共同制定行为规则,共同讨论遵守和不同形式为犯规则的自然逻辑的行为后果,实事求是地向大家展现:这些是规则,这些是对待规则的不同行为,那些就是不同的行为后果;你可以按照自己选择和希望的去做;这种行为后果对你来说,是令人高兴还是并不高兴?这类讨论,会不断启发他(她)们的成人自我状态A的功能,学会把心理能量投入到自己最佳兴趣,作为行为选择的决定,避免完全习惯纠缠在和面对的权威对抗争斗。

      3. 释放他(她)们的NC情绪、转移反抗儿童RC的能量投入。需要鼓励作为成年人的指导者,和学生一起释放自己的NC,每天一起玩排球,不计穿着地到沙滩嬉戏、玩乐于海浪之中,经常一起弹着吉他唱歌,无论如何,此情此景会令大多数青少年心灵触动。这能给NC自由并使心理能量从反抗儿童自我RC转移开,投入到社会接纳的嬉戏和玩乐活动。

      4. 学会运用选择权。坚持向学生们强调,他(她)们拥有行为选择权,包括选择或拒绝TA的理论方法,选择在任何人际交往中某种自认为适当的自我状态的权利,选择自己在更大社交场合的行为方式的权利。大多数学生相信,人生已经使他(她)们烦扰不安,行为后果超越自己控制的事实,已使他(她)们明白自己身处何处。通过反复讨论和详述证明众多选择的自由,学习时刻体验控制或放纵自己的活动,总有一个行为后果,或积极或消极的后果;强调即使在学校常规活动领域,他(她)们仍具有行为选择权,通过自己的自由思考,自然学会选择符合逻辑、理智和社会接受的行为。反之,如果简单地因为强调“适当性”,强行要求执行某种行为,他(她)们会再次把全部能量投入到证明自己的意见更好,RC就会再次抬头。可以进一步讨论和详述,控制自己个人成长方向的选择权,大多数学生初进学校时,都会表现对任何行为改变的抵抗,因为他(她)们并不是寻求心理帮助的人,而是被告知必须遵守有关法律来此上学的未成年人。所以,需要避免对他(她)们使用“改变”这个词,由于他(她)们出自害怕行为改变的未知性,习惯地产生怨恨情绪和抵抗言行。如果代之以“每个人都需要的心理行为成长、每个人的终生都在成长、每个人都拥有选择自己如何成长的权利”的说法,就能有效避免他(她)们“不行”的含义,转而容易被学生们接受。

      5. 开发自我觉察的能力。运用McCormick P制定的人生剧本问卷作为指导,是有益的,但需要针对学校背景作某些修改。值得注意的是,他建议对不准备、或暂时不能有效开发A的功能的人,需要允许他(她)们签订一份合同,允许有时间观察改变的需要。除了每天1-2次召开集体会议,讨论学校和个人事务外,每周2次组织TA概念的“集体觉察”座谈会,促进学生联系实际运用TA,促进学生相互间的了解和共情。同时,也对学生作梦的TA分析,能够增加自我觉察,并减少某些人对陌生者的害怕。因为,梦的讨论对他(她)们没有任何威胁性,还能帮助做梦者缓解对神秘梦境的害怕,通过梦的分析,他(她)们学会思考自己人各个方面的可能,思考不同自我状态各种表现的可能,甚至思考学习控制自己的梦,学会觉察各种睡眠和梦的状态。

      6. 学会模仿和接受抚爱。无疑,这些学生需要充分的抚爱。但要注意,我们的大多数学生,对抚爱并不熟悉,因为抚爱是和自己“不行”的基本感受不一致的,他(她)们甚至会对抚爱感到奇怪和害怕。通过举例讲授和示范练习,让大家逐步了解和感受抚爱,还可以采用包括一名教师、4个人玩的下棋游戏的方式,进行给与和接受积极、消极抚慰的情景训练。这是一种教学示范和模仿,学习理解各种积极和消极的感情,理解哪怕对自己的好朋友提供抚爱的困难,理解抚爱对自己日常生活中各种相互交往行为的影响。这是一个很重要、很需要花费时间和精力的积极步骤。

      7. 对父母亲的再教育。父母亲像学生们一样,特别需要TA的再教育。首先给这些父母亲提供抚爱,因为他(她)们也像自己的孩子一样,在家里几乎被剥夺了抚爱。对他(她)们主动看望和求助指导者,对他(她)们艰苦地生存和养育孩子,对他(她)们拒绝躲避和自寻短见,进行抚爱。同时,需要努力减轻某些父母亲具有的极端内疚感和无助感。指导者强调个人积极决定的力量,强调没有一个人必须单方面承担所有的痛苦,强调坚持心理咨询、治疗的重要作用。对父母亲的再教育,有时需要着重于重建父母自我,因为这些父母亲自身就缺乏逻辑性、始终一贯的、有效教养孩子的知识和经验。父母亲们在学校相聚,分享共同的关注和新的体验,集体接受TA的概念和技术,同时自学TA的有关书籍。事实表明,参加集体TA再教育和咨询的父母亲比起没有参加活动的父母亲,对自己孩子的心理成长具有明显的改进和积极推动作用,并能明显增加自信心。

      8. 家庭会议和家庭治疗。Berne认为,通过及早家庭咨询、治疗的干预,特别是让整个家庭觉察和了解,在自己家里常玩的三角形戏剧的心理游戏,能得到最大的成效。在家庭咨询、治疗中,要求父母亲和自己的孩子一起同等投入,是很有用的,还需要强调,在促进个别成员心理成长时,保持家庭系统信息和情感的平衡,治疗始终针对整个家庭而不是针对个人,强调协商讨论不是只有父母亲参与,而是整个家庭参与的特别意义。结果,父母亲和孩子一起报告,自己在增加觉察能力、心理行为的成长和解决某些具体关键问题的自豪和快乐。只有心理障碍性质特别严重,心理游戏达到3级的家庭个案,才推荐给医疗注册的心理治疗师处理。运用以TA原理为基础的家庭会议,介绍和学习运用自我状态分析判断、交往基本定律、抚爱和逗惹、心理游戏、人生剧本和重决定等知识方法,结合参加问题青少年的公立学校计划,可以在若干年内有效防止,有关家庭不必要的痛苦挣扎、挫折和社会角色功能不良状态。


有没有纸巾?

上一篇:

下一篇:

TA与问题青少年

2018-03-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