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状态(Ego-state)是应用在交互分析疗法(Transactional Analysis,简称TA)中的核心概念。也有学者译为自我意识[1]或自我心态[2]。交互分析疗法是由美国人艾律克.柏恩(Eric Berne)于1958年创立的,他沿用了由自我心理学家保罗·费登和伊多亚多·魏斯提出来的自我状态的概念[3]。TA的重点在于人和人之间的互动, TA的一项假设是我们每个人生来都需要在别人的关注下生存, 而个体的发展是在不停与他人互动时发生的。在互动的过程中,个体的自我状态会直接影响到沟通的结果,在每次和其他人的互动中我们会得到好和不好的感觉。自我状态的概念由于其易于理解和操作,在创立之初的六十年代在美国非常流行,近些年来作为一项快速了解自己和他人,增进沟通效果的疗法,被广泛应用于企业的组织培训、教育及心理咨询及治疗中。目前,TA有国际沟通分析协会(ITAA)和欧洲沟通分析协会(EATA)两个国际性组织,近三十个国家有TA的学术性组织。我国的相关培训开始于2005年,几年来也开始在各相关行业应用,在此做一个简单的介绍。
一、概念的提出
1.定义
        柏恩对自我状态的定义是:“一种信念与感觉一致的系统,通过相对应的行为表现出来[4]。伯恩认为,每一个人都有三种自我状态:父母自我状态(Parent ego-state)、成人自我状态(Adult ego-state)、儿童自我状态(Child ego-state)。
        首先,每种自我状态都是一个完整的系统,包含着内心及人际层面两种运作[5];其次,每个系统里包含来自三个方面的信息:第一:个体关于自己、他人和环境的的信念,如“我是个幸运的人“,“这个世界是安全的”,“别人是不能轻易相信的”;第二:个体的感觉,如“我很高兴”,“我很害怕”,“我很无助”等;第三:个体可被观察到的行为,如“歇斯底里的叫喊”,或“用力地拍桌子”等等。
2.分类
        父母自我状态:是个体从父母或其他抚养者那里学来的早期经验,象磁带一样,是对外部的一个记录。当一个人在父母自我状态时,外显行为会表现的像自己的父母或其它的养育者,而内在的想法和感觉也一样。
        成人自我状态:成人自我状态的形成开始于个体十个月左右,但在最初的几年里,成人自我状态是很脆弱的,发展过程中会遇到来自外部环境的各种阻碍。随着年龄的增长,个体不断地在新的环境中学到有效处理问题的方式,各方面的能力得到增长,成人自我也变得越来越强大。人处在这一状态时,主要是考虑当时的环境和资源,关注当下。它重视思考和行为,强调责任和结果。
        儿童自我状态:是个体对自己童年时期个人感受及反应的一个记录,它注重感觉,是来自个体内部的。如夫妻吵架时,妻子生气得大哭,丈夫却默默地躲到书房里,也许这就是他小时候应付妈妈生气的办法:她生气时,我只有躲在一边不说话,这样才安全。当然儿童里也有很积极的信息,比如成长中很多的第一次会带给我们无数的创造力与惊喜,代表了我们整个的成长过程,比父母自我状态、成人自我状态更充满活力。
        三种自我状态组成的人格模式,传统上,把它画成三个相连的圆圈,各以其第一个字母的大写为名,故也称之为PAC模式。
3.如何分辨不同的自我状态
        要判断个体的自我状态,伯恩认为需要综合以下资料:第一、对外在行为的观察,行为包括个体的着装风格、说话的音调、表情、眼神、常用的手势及其它可以从一个人身上观察到的事情;第二、行为指向的特定对象,它是指个体的行为只在特定的人面前出现,如有的来访者会说“我在权威面前会感到大脑一片空白”;第三、行为的来源,个体总会想起这个自我状态的来源,如他可能会记起小时候母亲生气时他有过一样的感觉与反应;第四、再次体验到相同的强度,指个体情绪或感觉的反应程度可与最初的时候是一样的。如上例中,个体此时的紧张与小时候母亲生气时的紧张是同等强度的。虽然他已是成年人,但此时的紧张和小孩子的反应是一样的。在理想的情况下,能用四种资料来判断是最好的,但在实践中,最常用的是第一和第二方面。
二、三种自我状态的功能
        三个自我状态以其功能的不同,又被分为以下几种:
        1 CP(Controlling Parent)控制型父母:常想控制别人、批评别人、用自己的思考代替别人。以理想、良心、责任感及偏见等严格的价值判断和道德伦理观为主。但时也具有维持社会秩序及追求理想等肯定的一面。
        2 NP(Nurturing Parent)照顾型父母:具有认同感、照顾、包容别人,倾听别人的话语、觉得别人的需要比自己的需要重要。
        3 A(Adult)成人:从各个不同角度收集资料作为参考,以冷静的计算和推理,来解决问题。
        4 AC((Adapted Child)适应型儿童:年幼时为了使自己生存的环境过得更好,以某种方式适应外界权威的规则,以达到生存的目的,渴求别人的赞同,减低对外在世界的焦虑感。
        5 FC(Free Child)自由型儿童:它具有一个人心底的婴儿特性---年轻、冲动、天真、富于表情等。是个体创造力的来源。
        在以上五种功能自我状态中,没有哪一个是特别好或坏的,每一个都有其重要性,也都各有其优缺点。因此,重要的是在了解它之后,恰当地运用在各种合适的情景中。
        如在工作情境中,需要更多的成人状态,即需要积极的应对方式、寻求社会支持,有效解决工作学习中的问题,个人压力感会较低,心理健康程度也会较高。叶曼等研究发现农村留守初中生积极的应对方式与心理健康水平呈显著正相关[6];陈芳等研究发现本科学生以成人自我状态有计划地解决问题的水平显著高于专科学生[7]
三、自我状态的测量
        由于自我状态是极具个体性的,所以Ian Stewart 等人从不同的角度对个案(小大人、性虐待者、恐怖组织的领导人)进行了描述[8], 用质的方法对个案身上各种不同的自我状态进行了研究,但这并不说明自我状态不能测量。JohnDusay[9]作了大量的研究并设计了自我图来呈现其重要性。他将一条横柱分成五等份,分别标明CP、NP、A、FC、AC。在其上以不同的高度表示其所占时间的多寡。绝对高度不重要,主要是看其相对高度。
        JohnDusay认为自我状态的功能中存在一个能量守恒的原理,即如果某一个自我状态的强度增加,其它自我状态就会减少,就比如我想增加自己的照顾型父母,减少控制型父母,我就开始练习用更多的照顾型父母的行为,控制型父母的行为自然就会减少。他用Ego-gram来作为每个自我状态能量的单位。
        Gough and Heilbrun 在1983年编制过自我状态的量表,后来的Donald A. Loffredo[10]等三位教授重新编制了40个题目组成的自我状态问卷,调查了200名大学生并对其结果进行了信度、效度及因素分析。40个题目分别测量5个功能状态:NP,CP,A,FC,AC。每个项目8个题目。内容一致性信度系数0.61,两周后重测信度系数0.90。因子分析的结果说明问卷对于NP,AC及A 的测量比较理想。2004年又对量表进行了修订[11]。修订后的量表内容一致性系数到了0.83,分半信度为0.80,能解释总方差的变异为43.66%,最后的结论是这个量表可以用来测量治疗培训及教育过程中自我状态的改变。2008年Donald A. Loffredo用此量表对大学生自我状态中关于性别、种族差异进行测量,结果证实女性在NP上的得分显著性的高于男性,但在种族上未发现显著性差异[12]
        在这方面,我国的学者也作了相关研究。刘欣自编了60个项目的大学生自我心态问卷(CESQ),分为五个维度:CP(控制型父母自我)、NP(照顾型父母自我)、A(成人自我)、AC(适应型儿童自我)、FC(自由型儿童)。经过对746名大学生的问卷调查及数据分析,由项目协方差得出的信度分别为,0.6318、0.7360、0.6791、0.7560、0.7491,问卷内部一致性信度为0.8129,也证明有良好的效度。可以用来作大学生自我心态的测评工具[13]。并发现不同类型的大学生自我心态有显著差异:如文科学生批判型父母心态(CP)、自由型儿童心态(FC)显著性高于理科学生[14]。黄侦等在对大一、二年级的学生进行调查时发现,学生在和家长、老师的交往中,83%的处于典型的C(儿童状态)。而在和同学的交往中,32%处于C状态[15]
        个体的自我状态并不是固定不变的,它会不断地发展变化。如在问卷调查中,受测者一般会反应如果前两年答就不是这样的。这也提醒我们,对自我状态的测量要注意其时效性,不能一测定终身。这是在使用过程中要注意的。
四、自我状态相关研究
        Jenni Hine[16]和另外一些学者探讨了“大脑结构与自我状态”之间的关系,他们认为个体对自我的感觉不是抽象的,而是来自于一个复杂的系统,如类似PAC的系统,如对一个婴儿从小进行这方面的训练,会对他的大脑结构产生一定的影响。
        同样,Jorge Oller-Vallejo从神经解剖学与神经化学的角度观察其操作系统,认为神经长期承受不同的功能自我状态,会形成三种不同的大脑网络系统[171
        Heather Fowlie研究了父母自我状态与儿童自我状态中常用的防御机制,及可能出现的一些病理性反应。如适应型儿童得分较高的人过多地使用压抑、隔离、投射性认同的防御机制,控制型父母得分较高的人则经常使用发泄、转移、疑病等防御机制[181
        Pearl Drego论述了三种自我状态形成的过程中,“利他”及“社会赞许”是如何发展的,探索如何培养个体在群体中的自主与责任[19]。在交互分析疗法培训班的毕业论文中,笔者对自我状态与婚姻状态的关系进行了初步测查,发现30-40岁未婚群体与已婚有子女群体比较,前者的自由儿童状态得分显著地高于后者。
五、自我状态概念的应用 
        伯恩提出自我状态的概念时,主要是应用在精神科的工作中,但后来该理论的应用范围并没有仅限于此。目前自我状态的培训在美国,欧洲,日本等多个国家被广泛地应用在企业组织管理培训、个体和团体的心理治疗、教育,及成瘾行为的治疗中。我国台湾地区从1984年起开始对自我状态的学习及应用,目前使用在心理咨询、家长培训、成瘾治疗及精神科的临床工作中. 大陆地区接触得较晚,但从2003年起首都师范大学开始举办连续的培训,也有一批学者开始在各相关行业应用。
1.组织行为管理领域
        在组织行为管理方面:国外的研究涉及:什么样的组织是健康的,不同职位的自我状态是如何匹配的;成功和失败的模式分别是怎样的,如何处理组织中父母自我状态与儿童自我状态中的恐惧焦虑等情绪、女性在领导阶层自我状态的变化,组织如何重建及保持平衡等等[20] [21] 。这些方面在我们国家尚属空白。
2.心理咨询与治疗领域
        Thomas Ohlsson等通过在特定的社区中对自我状态的培训
来治疗药瘾者,成为瑞典心理治疗界的特色之一。这方面的工作国内尚未开展,也是在未来应该借鉴的一个领域。
我国台湾地区从1984年引入自我状态的理论开始,在咨询与治疗领域取得了长足的发展。蔡秀杰、郭惠芬、陈静美等成立了以PAC模式为基础的咨询中心,李丽莉、张琼文等用于治疗成瘾行为,陈金柱、杨志贤等医师在精神科的临床工作的使用。Fredrick A. Boholst,2003年进行的一项研究验证了沟通分析的团体疗法对自我状态的影响。在这项研究中,实验对象是来自菲律宾的28名三年制心理专业的学生,其中15人参加了为期5d的TA团体小组,另外13人作为控制组未参加,利用Gough and Heilbrun的量表进行测量,培训前两组未发现显著性差异,6周后方差分析发现NP,A,FC在0.01的水平上有了显著性的差异[22]
3.教育培训领域
        Sabahattin Çam等进行的研究验证了自我状态的训练可以有效地搞高人际沟通和问题解决能力。经过培训,实验组成员的NP、CP、A、AC有了显著性的变化,导致问题解决的能力得到提升。并且这一变化在15周后施测时仍然保持着稳定[23]
        Miho Endo将自我状态的理论应用在对失业人员的训练工作上[24]。他的工作是在团体活动中加强个体的成人和自由儿童状态,因为他认为控制型父母和适应型儿童状态有一些不利的趋势。他的训练涉在2003年就涉及305所学校,370000人。最后有三分之二的人找到工作离开培训机构。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的杨眉开设了《人际沟通分析学》的选修课讲授自我状态的有关理论并指导学生开展讨论与应用。正是由于自我状态是个非常个体化而且形象化的概念,所以学生会很快发现自己、父母、老师和同学身上的三种状态,及彼此之间沟通时所采取的自我状态,所以很快能找到改善不良沟通的对策,对改善大学生的沟通技能起到了很好的指导作用。
        同样,钟萍提出护理人员应更好地把握自身的儿童状态及敏锐地觉察到病人的儿童状态,这样才能有效避免护理人员同病人及其家属发生冲突的情况[25]。周夏兴对护理人员进行了PAC心态的训练,调查发现训练后病人对护士的工作评价水平有了较大的提高[26]
        由于不同的自我状态会直接表现为相对应的行为、感觉和信念,所以它使用的范围非常广,并不仅限于面对面之间的沟通形式。如王克指出,电视记者的自我状态会影响到新闻绩
[27],即记者报道时所处的自我状态决定了他的观点和风格,直接影响到他与电视屏幕前的观众之间的沟通。但并没有进行相关的数据研究。
        综上我们可以看出,国外多是用在对特殊群体的团体治疗和培训过程中,而且针对性非常强,因为不同群体中的自我状态也会呈现出不同的特征,这是在培训工作中要特别注意的,在应用过程中切不能照搬其他行业的模式。
六、未来研究方向
        目前国内对自我状态的研究及应用多限定在心理咨询及相关行业的培训中,但实证性的研究存在很多空白,缺乏相关的数据性研究如:有不同症状(如强迫症)的病人其自我状态有哪些特点,哪几个自我状态与常人有显著性差异?
        在培训行业中,不同职业的人自我状态是如何分布的,是否存在显著性差异;
        在发展心理学领域,自我状态在个体的成长过程中是如何变化的,中学生、大学生的自我状态是否存在显著性的差异?成人的自我状态是否稳定,是否因生活中的重大事件发生变化?
        另外,由于自我状态的结构随时影响沟通结果,进而影响人的人际关系及自我满意度,所以不同的自我状态结构可能会带来不同的情绪,比如焦虑、抑郁等,那它们之间又是一种怎样的关系,自我状态在多大程度了影响了个体的沟通现状,如是否对亲子关系产生影响;成年后是否对婚恋过程产生影响,都需要更多的实证性研究。
        在自我状态的研究方法方面,应当注意质和量的研究方法的结合,如可以考虑用日记法和个案深度访谈法进行质的研究,注意个体自我状态发生变化的过程和影响因素,同时与测量结果相对应。

参 考 文 献
 
1  许又新.心理治疗入门.贵阳:贵州教育版社,1993.107-122.
2  刘欣.大学生自我心态图问卷的初步编制.中国健康心理学杂,2006:14,297-298.
3  邱温.沟通分析学派创始人—柏恩.台北:台北生命潜能文化事业有限公司,2000:30-31.
4  Berne E.Transctional analysis in psychotherapy.New York:Grove Press,1961:11-12.
5  Kazuo N.The Orientation of Psychic Energy Cathexis in Ego States: An Expanded Egograms Model.Transactional Analysis Journal, 2001,31:134-135.
6  叶曼,张静平.农村留守初中生心理健康状况影响因素研究.中国行为医学科学,2008,17:1041-1043.
7  陈芳,鲜于云艳.大型综全性医院护理实习学生工作压力与应对方式的研究.中国行为医学科学,2008,17,1102-1102.
8  Ian S.Ego States and the Theory of Theory: The Strange Case of the
Little Professor .Transactional Analysis Journal ,2001, 31 :
251-253.
9  Dusay J.Egograms.New York:Harper and Row,1977:101-103.
10 Donald L, Rick H, and Allan P.Factor Analysis of the Ego State Questionnaire .Transactional Analysis Journal ,2002,32:25-26.
11 Donald L, Rick H, and Allan P.
The Ego State Questionnaire-Revised.Transactional Analysis Journal,2004,34:90-95.
12 Donald L, Rick H, and Allan P. Journal of Psychiatry Psychology And Mental Health. 2008,2:55-56.
13刘欣.大学生自我心态图问卷的初步编制.中国健康心理学杂,2006,14:297-298.
14刘欣.大学生自我心态图现状调查及分析.中国健康心理学杂志,2008,16:495-496.
15 黄侦、邓习赣.论大学素质教育中PAC角色的分析.赣南师范学院院报,2001,4:78-80.
16 Jenni H.Brain Structures and Ego States.Transactional Analysis Journal,2005,35:21-23.
17 Jorge O.Neurological Subtrata of the Basic Ego States .Transactional Analysis Journal,2005,35 :24-25.
18 Heather F.Confusion and Introjection:A Model for Understanding
the Defensive Structures of the Parent and Child Ego
States.Transactional Analysis Journal,2005,35:14-15.
19  Pearl D.Freedom and Responsibility: Social Empowerment and the Altruistic Model of Ego States .Transactional Analysis Journal ,2006,36:90-104.
20 Lucy F,Gunther M,Thomas S.Growth and Change for Organizations Transactional Analysis New Developments 1995-2006。Pleasanton,USA:Kulturpolitische Gesellschaft e.V.,Bonn,2006:346-358.
21 Anita Mountain,Gunther Mohr,Dr.Thomas Steinert.Growth and Change for Organizations Transactional Analysis New Developments 1995-2006.Pleasanton,USA:Kulturpolitische Gesellschaft e.V.,Bonn,2006:300-309.
22 Sabahattin Çam and Füsun Akkoyun .The Effects of Communication Skills Training on Ego States and Problem Solving.Transactional Analysis Journal ,2001,31:140-141.
23 Fredrick A. Boholst.Effects of Transactional Analysis Group Therapy on Ego States and Ego State Perception.Transactional Analysis Journal ,2003,33:135-136.
24 Miho Endo,Gunther Mohr,Dr.Thomas Steinert.Growth and Change for Organizations Transactional Analysis New Developments 1995-2006.Pleasanton,USA:Kulturpolitische Gesellschaft e.V.,Bonn,2006:268-284.
25 钟萍.利用PAC人格理论提高护理人员人格水平.广西医科大学学报,2006,9:27-29.
26 周夏兴.运用PAC心态理论训练护理人员心态素质.现代康复,1999,3:844-845.
27 王克.PAC沟通模式与电视新闻绩效.扬州教育学报,2000,1:17-20.


由家暴迷思看文化脚本与TA可能提供的贡献
TA应用:领导者的沟通案例分析

上一篇:

下一篇:

自我状态理论及应用

2018-03-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