漠视的定义是:无意识地忽略有助于解决问题的资讯
        假想我坐在一间拥挤的餐厅里,觉得很渴,想要喝水,我试着引起侍者的注意,他却完全没有看到,我一再比手势,还是没有响应。
        这时我进入脚本里,虽然并不自觉,却重新经历到婴儿时哭叫着希望妈妈过来,却不能如愿的情形。我把妈妈的脸放到没有理我的侍者身上,同时我的举止、感受和想法也都好像小孩子一样,我觉得沮丧、失望,告诉自己:“真是差劲,不管我怎么试,他就是不过来。”
        我要得到这种结论,一定是忽略了此时此地现实环境下的某些信息,我漠视了其实身为成人的我有好几种选择,这些选择是我小时候所没有的。我可以站起来走到侍者旁边,对着他耳朵说话;我也可以问别人开水在哪里,自己去倒。如果我这么做,就是主动解决问题,而不是被动地希望问题被解决。
        有一个朋友和我一起在餐厅里,当他看到侍者对我的手势一点反应也没有时,觉得很生气,哼着鼻子说:“这些人实在太没用了,如果我是老板,一定把他开除。”
我的朋友也进入脚本了,可是他在儿时的决定是根据“我好,你不好”的心理地位,不像我是根据“我不好,你好”的心理地位。他从自己的脚本来看侍者,漠视侍者真正的能力。这个朋友和我一样是被动的,他坐在椅子上生侍者的气,并没有因此帮我拿到开水。
夸大性
 
        每一个漠视都伴随着夸大的性质,夸张了现实的某些部分。成语“小题大作”正可以用来描写这种夸大性。现实状况的某些面向被忽略了,而其他面向则被夸张了。
        当我在餐厅为了侍者没有拿开水来而感到失望时,我不只漠视自己的选择,同时也赋予侍者决定我能不能拿到开水的权力,事实上他并没有这种权力。
而我的朋友漠视侍者真正的能力时,他也夸大了自己的能力,扮演法官的角色,事实上他并没有足够的证据这么判断,也没有责任这么做。
漠视的范围
 
        漠视的范围有三种:自己、别人、情境。
        以前章的例子来说,当我为了侍者没有端水给我而懊恼地坐在餐厅时,我漠视了自己,忽略了自己采取行动以满足需要的能力。
        我那个生气而批评侍者的朋友,漠视的不是自己,而是别人。他批评侍者无能,是忽略了侍者所有的能力。
假如我懊恼了一会儿,转向朋友说:“你看看,这真是不公平,其他人得到服务,我却得不到,这真是个不公平的世界。”这时,我漠视了整个情境。
漠视的类型
 
        漠视的类型有三种:刺激、问题、选择。
        漠视刺激是指忽略某件事的发生,我坐在餐厅时,可能忽略自己其实很渴。而说侍者无能的朋友,没有看见其实侍者在服务其他客人时很成功,说不定眼前就有客人对侍者很满意。
        漠视问题的人知道某件事的发生,却忽略这件事所造成的问题。我在餐厅里觉得很渴,却可能对自己说:“我现在很渴,可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漠视自己有选择的人,虽然知道发生了某事,也知道这件事造成问题,却忽略了解决问题的各种可能性。这就是我在餐厅懊恼地坐着,知道自己很渴,也知道口渴对我是个问题,可是却忽略自己有好几种解决方法可以选择,不是只能坐着期望侍者过来。
漠视的层次
 
        层次和模式的意思差不多,但是层次这个词表达的意思比较清楚。有四种漠视的层次:存在、意义、改变的可能性、个人的能力。
        现在把四种层次应用到刚才所举的例子。在餐馆里我漠视自己拥有解决问题的不同方法,好像没有别的方法存在似的。比如说,除了比手势叫侍者过来以外,我还可以直接走过去告诉他。
        如果我漠视的是其他方法的意义,就会对朋友说:“我想我可以过去告诉他,可是我打赌跟他说也没有用。”这表示我知道有别的方法可以选择,只是轻忽这些方法的可行性。
        如果我忽略的是其他方法造成改变的可能,我也许会说:“当然了,我可以走过去直接告诉他我需要水,不过没人会在餐厅里这么做。”这表示我知道有别的选择,也知道这个方法可以解决问题,却忽视把这些方法付诸行动的可能性。
        如果我漠视的是个人能力这个层面,我可能会说:“我知道可以走过去向他要开水,可是我没胆子这么做。”这表示我知道其他方法的存在,也知道其他方法是可行的,也知道如果别人这么做的话会有效,可是我忽视自己也有能力这么做。

扭曲的感觉和真正的感觉
安抚

上一篇:

下一篇:

漠视

2017-1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