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共生关系(symbiosis)的理论,席芙夫妇认为是:两个或两个以上的人,他们的行为表现得好像只有一个人似的。(注一)
        处在这种关系下的人,不会运用自己完整的自我状态。典型的情形下,其中一个人会排除儿童自我,只运用父母自我和成人自我:另一个人则刚好相反,始终保持在儿童自我里,而关闭父母自我和成人自我,所以两个人加起来只用到三个自我状态,如图20-1所示。

        举例来说,课堂上正讨论理论的问题,老师在黑板上写下一个问题,转头对学生说:“吉姆,请你告诉大家这一题再来要怎么做,答案是什么?”
        吉姆什么也没说,静静不动地坐了一会儿,然后开始上下抖动双脚,用手搔脑勺,还是一个字也没说。
        整个教室一片静默,其他学生也僵在那儿不知该怎么办。最后老师说:“看起来你不知道怎么做这一题,吉姆,你应该再用功一点,回去要多复习老师上的课。好,这个题目应该这样解……”老师在黑板上把解题的步骤写了下来。
        吉姆全身放松下来,不再抖动双脚,把老师提供的答案抄在笔记本上。
        这时学生和老师处在一种共生关系里,吉姆否定自己有能力想出答案,隐隐操纵老师为当时的情形负责,吉姆漠视了自己的父母自我和成人自我。
        而义务提供答案的老师,告诉吉姆“应该”再用功一点,恰恰扮演了成人自我和父母自我的角色,这时老师等于漠视了自己儿童自我的特性,否则他会因为吉姆的反应,觉得不舒服、也不满意。如果他以儿童自我的直觉来反应的话,可能会说:“嘿!为什么全部要我来写,我可不喜欢这样!”他就会想出有创造力的方法,促使吉姆和同学自己找出答案来。
        可是老师把儿童自我里不舒服的感觉关闭起来,以平常习惯的共生角色(成人自我和父母自我)来处理,这样他会觉得比较舒服。
        而吉姆在进入他所习惯的儿童自我时,也比较舒服。
        这就是共生的问题所在,一旦形成共生关系,双方都会觉得舒服,会有每个人都照着所期待的角色来表现的感觉。可是这种舒服的感觉是有代价的:共生关系里的人各自关闭了某部分的自我,无法展现整个自我的能力。
        在日常生活里,大家或多或少会在某些时间里进入共生关系,有时还会和某个人形成长期的共生关系,就像比尔和贝蒂的关系,他们是典型传统夫妻。比尔强壮而安静,嘴上叼根烟斗,要表达自己的不满时顶多发发牢骚,不管是快乐还是痛苦,比尔的感情都隐藏在坚如铁石的表情后,他负责家里的收支,每周给贝蒂一个礼拜的家用,重要的事情都由他决定,然后告诉贝蒂该怎么做。
        贝蒂则认为自己一生的任务就是讨好先生,她很愉快地配合先生的决定。她对朋友说:“我喜欢依靠强壮的男人。”如果家里发生什么紧急状况,贝蒂除了大哭、惊慌或是傻笑以外,只有等比尔回来再处理了。
朋友有时会担心比尔怎么受得了贝蒂这么无助的妻子,还有些朋友却奇怪贝蒂怎么能和比尔这么没有感情的人在一起。可是,事实上,他们的婚姻已经持续了好几年,看起来还可以一直继续下去。他们稳定的婚姻来自共生关系,比尔扮演父母自我和成人自我,而贝蒂则扮演儿童自我的部分,在这种共生关系中,两人是互相需要对方的。就像所有的共生关系一样,他们稳定婚姻的代价是漠视一部分自己的能力,久了以后,会因为这种漠视而互相怨恨,反而造成彼此的关系疏远。

时间结构

上一篇:

下一篇:

共生关系

2017-11-23